專訪G20文藝演出音響總設計師馬昕:聲音的耕耘者

時間:2016年10月21日信息來源:互聯網 點擊: 【字體:

導讀:一個好的調音師就堪比聲音的魔法師,總能將聲音通過系統的反復調試演變地出神入化。G20文藝演出聲音的完美傳遞正是需要調音師反復不斷地測試。...

專訪G20文藝演出音響總設計師馬昕:聲音的耕耘者

馬 昕

  馬昕,音響師、錄音師、一級舞臺技師。中國演藝設備技術協會演出場館專業委員會委員,常務委員會委員,專業音響分會副主任、中國舞臺美術學會音響專業委員會委員、《演藝科技》雜志編委、中國演出行業協會演出制作專業委員會專家委員。

  1979年開始從事音響工作,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第一代音響技術工作者,擁有長達37年的現場擴聲工作經歷。擔任音響總設計、總指揮的重要活動包括:2008年北京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開閉幕式、2009年國慶60周年群眾游行活動、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開閉幕式、2014年APEC北京峰會歡迎晚宴。2002年至今,擔任人民大會堂北京新年音樂會音響設計;2015年,舞臺劇《戰馬》中文版,技術總監;2016年,中國—拉美文化年開幕式演出,音響總設計;G20杭州峰會文藝演出,音響總設計。

  2016年中國演藝設備行業最矚目的焦點事件有哪些?無疑,G20文藝晚會是繞不開的話題之一,這場集結了世界重要領導人的高端文藝演出,帶給了我們一場聲光電技術的饕餮盛宴。我們驚嘆于演出的華美絕倫,更好奇是怎樣的幕后才能擔此重任?慧聰音響燈光網記者有幸采訪到了G20文藝演出的幕后音響總設計師之一的馬昕老師,一起來聽聽馬老師與G20的故事吧!

  好聲音是調出來的

  G20文藝晚會為我們上演了一場精彩絕倫的大型水上情景表演交響音樂會,據悉,這是國內首次在戶外的水上舞臺舉辦大型交響音樂會,這樣的音樂會對于音響設備的選用有什么特殊要求?在創作過程中都遇到了哪些難點?音樂會中選用交響樂、越劇、古琴、大提琴、鋼琴等不同種類的樂器,不同樂種的演奏對于音響的配合有影響嗎?

專訪G20文藝演出音響總設計師馬昕:聲音的耕耘者

G20文藝演出音響總設計金少剛和馬昕

  一個好的調音師就堪比聲音的魔法師,總能將聲音通過系統的反復調試演變地出神入化。G20文藝演出聲音的完美傳遞正是需要調音師反復不斷地測試。想必不少人對于G20設備總是會有不一樣的期待,不置可否的是,性能高效的音響設備在演出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在驚奇演出的美輪美奐之時,就理所應當地以為一定是特別頂級的音響設備占據了重要作用。在接二連三地詢問后,以為馬老師會為我們介紹產品的高端配置,或者是給出針對不同的演出效果配備了不同的音響設備這樣的答案,馬老師卻給了我們很實在的一句話:“聲音在調音師手里會有很大變化,知名品牌想要達到什么要求都是可以的,關鍵在于你怎么調。就好比食材都在你手里,關鍵在于廚師怎么炒。”

  馬老師進一步補充道:“我不太贊同說有的喇叭只適合做交響樂,有的喇叭只適合做搖滾樂。當然每一個廠家的音箱都有自己的特性,但是還得看人怎么去調試。從2002年開始至今,每年的12月31號我都有參與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新年音樂會,與世界名指揮家率領的世界著名樂團合作,擔任音響設計和現場調音師。很多品牌的揚聲器系統都被用過,并且表現出色。因此,關鍵還是得看音響設計,音響師怎么調教。今年的一月份開始,我們就對這次G20文藝晚會演出的現場進行實地勘察,并根據導演組的表演方案與勘察的數據,在電腦上進行了反復的模擬實驗,根據模擬實驗的數據,對所選用的音箱系統進行了量身定做式的專門調試,喇叭雖然不是量身定做的,但是里面涉及的參數,都是我們在消聲室里面一點點測一點點調試出來的。”

  此外,演出效果的完美展現更需要調音師對每一分貝聲音的精準拿捏。配合情景表演,舞臺需要隨時移動,交響樂團124人,成人合唱179人,童聲合唱是117人,這么大規模的樂隊移動,整個話筒的傳聲增益也會隨著聲場的變化而發生變化,有的地方會產生嘯叫,有的地方聲音卻不夠。而這一切都是需要經過反復測驗反復調試來達到要求。這也讓準備的過程非常長,因為一個細微的變化就要馬上做出調整。“例如,琵琶的拾音話筒最開始是離琴弦較近的地方,試奏后發現指甲撥弦的聲音太大,箱體共鳴不夠,聲音干澀不好聽,話筒離開琴弦遠一點,箱體的共鳴聲就會好一點,如果再離開一點,共鳴又太大了,高頻的撥弦的感覺又不夠,聲音的精準度需要經過反復測試達到最完美的效果。”馬老師悉心地介紹道。

  完美源于對細節的苛刻

  杭州的夏天烈日炎炎,尤其是七八九這三個月,太陽無情地炙烤著大地,感受不到一絲風吹過,枝椏上的蟬撕扯著嗓子發出一陣陣刺耳的鳴叫,流出的汗液似乎瞬間就能在干燥的空氣中被蒸發。所有G20演出的工作人員夜以繼日地準備著,也來不及顧上曬傷的皮膚,干渴的嘴唇,所有人都緊繃著一根弦在期待9月4日的到來。

  “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任何完美的演出都離不開幕后人員對細節的精雕細琢地把控,而尤其是G20這樣重大的演出,集結了二十國集團領導政要和全世界矚目的目光,其背后更是人力物力的長時間積淀。以金少剛和馬昕為總設計師的音響團隊在年初接到任務,而方案的認證,和導演組確定表演形式都是經過了不斷地探討修正。1至3月份實地考察與方案論證及實驗室調試,5月份施工預埋線路,6月底7月初設備安裝,7月中旬進行排練,環環相扣地緊湊安排更是需要事無巨細的把控。

專訪G20文藝演出音響總設計師馬昕:聲音的耕耘者

幕后團隊

  首先,露天,水面,光是這兩點對于所有幕后工作人員都是極大的挑戰。而杭州的高溫高濕對設備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在選型時就要求廠家對音箱做好防潮防雨,出廠前先刷一層防潮漆,再配備防雨罩來確保設備的穩定運作。由于音箱等設備需要連續幾個月暴露在室外,因此對施工工藝要求極高,對于線頭的處理都必須做好完善的防潮防雨措施,而且為了整體美觀考慮,表面還要做到看不到一根線,因此很多線路都是從水下走,這也進一步加大了工作量。此外,日常的保養同樣是十分值得注意的細節,比如話筒比較怕濕,每次用完之后都會放在控制室,通過空調和干燥箱來保障話筒的干燥。

專訪G20文藝演出音響總設計師馬昕:聲音的耕耘者

專訪G20文藝演出音響總設計師馬昕:聲音的耕耘者

G20文藝演出音響設備

  其次,交響樂、越劇、古琴、大提琴、鋼琴等不同樂器、樂種的配合讓這場室外交響樂表演獨具魅力,尤其是古琴配上大提琴,中西結合的創新表演更是讓這場演出異彩紛呈。而怎么突出這些聲音的獨有音色,則需根據場地和環境的要求進行調教。在選型上,主要是拾音方式有很大不同,調教的音色比例都要根據不同樂種的變化進行調試,交響樂要考慮各種樂器的融合性,電聲樂隊是一種拾音方式,舞劇又是一種拾音方式,交響樂混合在一起又是一種拾音方式,不同演奏的琴,拾音的點都是不一樣的。例如,古琴就是用拾音器貼在琴上來處理。此外,馬昕提到,一定要對包括音樂在內的各種藝術有感覺,這樣才能使聲音在表現上更富靈動。

  “好的音樂要有畫面感,好的畫面應該富有韻律感,藝術都是融會貫通的。作為一個音響師,他是把藝術和技術搭橋的角色,是通過技術的手段來表現藝術的感染力和魅力,因此音響師更要對音樂要有很深的理解。”

  此外,為了確保演出的萬無一失,也針對性地做了各種備份方案。舒爾的Axint無線話筒本身抗干擾性很強,如主頻遇到干擾,可以自動跳轉到備頻上工作,這本身就是一種備份。但考慮到這場晚會的重要性,只有這一層備份是不夠的,在無線話筒拾音的基礎上,又增設了有線話筒拾音的路由,讓有線和無線互為備份,做到拾音環節的萬無一失。另外,完整地備份還包括主、備調音臺,系統處理器等一系列設備的備份,這些都可以進行主、備設備間的無縫切換,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經過了反復調試反復檢驗的過程。

  據悉,此次G20晚會的音響設備還是選擇了一線主流的國外品牌,不可否認的是國內音響和世界音響依然存在一定的差距,中國民族音響的發展之路依然任重而道遠。馬昕語重心長地說道:“我們要鼓勵國產民族品牌的發展,希望國內的生產廠家能夠盡快的拿出一些拳頭產品,把整個行業帶動起來。”

 

(作者:admin 編輯:admin)
文章熱詞: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北京同去疯狂炸金花